rss 推荐阅读 wap

生活资讯网_中国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as  自驾游  xxx  鈹氬〒  鑷┚娓
首页 动态 地方 经济 理财 行业 人文 娱乐 科技 营销 微商

推翻“娱乐至死”?知识短视频成2018一匹黑马 抖音播放量近3400亿

发布时间:2019-01-12 17:38:53 已有: 人阅读

  未来网北京1月9日电(记者 刘文静)近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规范》《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短视频迎最严审核标准,100条内容将被禁止。

  日前,作为短视频行业的巨头,字节跳动平台责任研究中心方面曾对外表示,未来抖音将持续与更多的科研机构、科普专业人士建立合作,对知识传播内容进行倾斜和扶持。进一步推动“知识普惠”,让短视频内容不仅“有趣”,而且“有用”,让高深的科普知识源源不断地走出实验室、研究院,走进普通大众的视野。

  如“知识一分钟”,将给愿意持续生产泛知识内容的早期创作者开放1分钟权限;开展抖音公开课,精选抖音站内的优质知识短视频,引导贵州贫困地区留守儿童学习知识、拓展视野;推出抖音“青少年模式”,精选教育类、知识类的内容面向青少年用户进行推荐,共同促进青少年健康成长。

  内容低俗、娱乐至死——过去一年风光无限的短视频平台,也面临着无数难题。自2017年起,短视频行业迎来了井喷式发展。但是,也曾为了吸引眼球、快速扩张而一路狂奔猛跑,却无暇顾及公序良俗。

  去年,“快手”“火山小视频”直播短视频平台传播涉未成年人低俗不良信息被国家网信办依法约谈相关负责人,责令全面整改。其他短视频平台也有诸多擦边球行为,传播及时行乐、违反秩序、离析传统等非主流观念,频遭主流媒体抨击。

  “以前最喜欢在抖音上看搞笑短视频,还有美少女唱歌跳舞的视频,一刷就是几个小时,根本停不下来。就在老公说我中毒已深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腻了。”喜欢看短视频消遣的杨女士感叹,她已经对娱乐类的短视频有些审美疲劳了,但是还有另一种短视频让她刷不腻——知识类短视频。

  带孩子看神奇实验室、听戴建业教授讲故事,模仿孙志立的英语口音……打开抖音,她更热衷于看这类短视频。

  事实上,身处知识付费和短视频双重风口下,相比其他种类,知识类短视频赢得了众多用户的喜爱,发展势头强劲。

  1月8日,短视频时代的知识普惠——短视频与知识传播高端论坛在京举行,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中国科学报社与字节跳动联合发布《知识的普惠——短视频与知识传播研究报告》。报告显示,以抖音平台为例,粉丝过万的知识类作者发布的视频条均播放量和分享量都远高于平台整体的平均水平,人均粉丝数是平均线日,抖音上粉丝过万的知识类创作者近1.8万个,累计发布超过300万条知识类短视频,累计播放量已超过3388亿次。知识短视频势如破竹,成为2018年的一匹黑马。

  戴建业教授“最有趣”古诗词爆红抖音、“四平警事”普法短视频抖音粉丝量破千万、英语名师孙志立让无数人爱上英语……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和媒体形式的更新换代,从口耳相传到文字书籍,从广播电视到移动互联网,知识的内涵与传承方式在不断演变。人们获取知识的渠道也已经从书本变成网络文章,甚至变成了一条条短视频。

  早在2017年,《2017年度短视频营销趋势》就显示:人们观看短视频的九大需求中,超过半数为获取知识的需求,知识类短视频凭借着实用性、高效性、趣味性受到了广大用户的青睐。

  对此,百度公司副总裁沈抖曾表示,“对于知识产业而言,这无疑是一场,知识视频化让其传播效率得到很大的提升。”

  “时长15秒至一分钟的短视频,将平日里严肃的知识内容,以更加显象化形式传递给受众,一改知识原有的高深、枯燥的刻板印象。”中国科学报社社长、总编辑赵彦也认为,知识短视频拉近了群众与科学文化知识之间的距离,不仅丰富了知识的内涵与层次脉络,也拓展了知识传播的广度,吸引广大青年受众在点滴中学习和探索知识,有助于全民科学素质的提升。

  中国科学报社社长、总编辑赵彦在短视频时代的知识普惠——短视频与知识传播高端论坛上发言。主办方供图

  “知识付费”概念刚出现的时候,曾引起巨大争议。有人说互联网的天性就是分享,就应该下沉,不仅“网红”草根化,“知识”也应该草根化。但同时也有许多人站出来反驳,知识本来就是珍稀内容,理应付费。

  争论还没有结束,短视频知识化发展的苗头冒了出来。百度百科上的“秒懂视频”越来越多,抖音上各行各业的知识达人自成一派,各短视频平台对知识内容生产者的扶持力度不断加大。

  英语影视配音员孙志立现在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抖音网红,粉丝数量高达397.5万。在他看来,上一个知识普惠爆发期是微信公众号刚刚兴起的时候。由博客到微博再到微信公众号,知识传播的壁垒被一步步打破,任何人都可以展现自己的才华,同样,任何有才华的人都可能成为自己领域的专家、KOL(关键意见领袖)。

  “那个时候,微信公众号就像是知识的快艇,发展的速度极快。但是后来,这艘‘快艇’变得更像是‘航母’。”孙志立说,资本的大量倾注,让许多自媒体有了钱,也像航母一样有了防卫能力,主要就是防卫同行。它们的功能强大了,页面设计也美化了,竞争力变强。但是,更多没有获得投资的个人号开始慢慢销声匿迹。

  微信公众号竞争加剧后,短视频的红利被越来越多的自媒体人发现。在孙志立看来,短视频平台门槛更低,更适合个体化、泛知识化技能的传播。

  “以公众号图文形式传播的知识,往往是一个量化的知识,这话怎么讲?”孙志立举例说,比如描述一个抛物线,我们可以用二次函数的公式,也可以用短视频——扔出一块砖头,然后打中远处的一个目标,把这个过程用短视频记录下来。人们看到短视频的时候心里会有快感,觉得好厉害,抛物线原来是这样子的,但是看到二次函数公式或图片的时候往往不会有这种感觉。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执行院长、教授胡百精也在论坛上表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知识生产的容量、传播通路变得日趋多元。以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逐步兴起,推动知识的生产环节从精英拓展至大众,在让知识更具人格化、场景化的同时,也让知识的普惠、知识的提升、知识的分享和共创成为可能。

  所以,与其说短视频颠覆公众号时代知识的固象化传播,不如说是颠覆了传统文字、图片冗长刻板的知识传播。

  清华大学前副校长谢维和在论坛上指出,在新时代,传播知识要掌握新的传播技术,特别是新的信息技术,要学会运用新的平台,通过短视频的方式去推动知识普惠。谢维和表示,希望知识界人士能通过短视频平台,以短小精悍而又图文并茂的形式,让用户享受知识普惠所带来的益处。

  《短视频与知识传播研究报告》指出,短视频使日常生活知识化,使隐性知识显性化,拓展了“知识的边界”,给知识本身带来深远变化。短视频平台让知识回归本源,重新以“口语”的形式进行生产和传播,降低了知识生产的门槛,激发大众的知识传播热情,令普通人也能够参与到知识传播中来,分享自己的生活经验和知识,丰富知识传播的内容。

  记者发现,抖音上一条题为《现行世界地图有太多假象》的抖音短视频,共收获了 185.4 万个赞,播放量累计超过 4760千万,获得用户普遍好评:“长知识了!万万没想到格陵兰其实没有那么大...”该视频作者为抖音知名科普达人“地球村讲解员”,自2018年7月以来,通过抖音平台科普天文地理知识。半年时间已收获 468.2 万粉丝,作品累计获赞超过 2000 万,累计播放量超过 5 亿。

  另一方面,短视频打破了知识在传播和接收中存在的固有壁垒,以社交为纽带进行知识共享,将个体学习转化为大众分享和参与,让知识可以触达更多的人。

  《短视频知识报告》研究内容显示,短视频在内容与形式两个方面降低了知识接受的门槛,拉近了知识传播者和受众之间的距离,普通群众能够通过短视频,以新奇、有趣的形式接触到高深的专业知识。

  记者了解到,以中国自然科学最高学术机构——中国科学院为例,目前,旗下科普向官方账号“中科院之声”、“中科院物理所”、 “中国科普博览”已集体入驻抖音,让普通用户也能通过手机屏幕,与国内最权威的科研机构“面对面”。目前,中国科学院旗下抖音官方账号累计粉丝数已突破180万。

  《短视频与知识传播研究报告》还指出,短视频对于知识沉淀与传播的最大价值,在于推动实现知识的“普及”和“惠及”——让知识覆盖更广泛的受众、提升知识的功能价值。

  据了解,2018年11月,字节跳动开展“抖音公开课”教育扶贫活动,邀请三位抖音知名“科普大V”深度走访贵州省“益童乐园”站点,以抖音视频为“教具”, 用寓教于乐的形式向当地学龄儿童现场讲授地理、生物、 天文等学科的科普知识。而据参与本次“抖音公开课”活动的“柴知道”内容负责人表示,对于处在大山深处的孩子们而言,抖音上妙趣横生的科普内容,有助于激发他们的学习兴趣、拓展视野,让他们能够“走出”深山,去探索外部世界。

  字节跳动平台责任研究中心方面表示,未来,抖音将持续与更多的科研机构、科普专业人士建立合作,对知识传播内容进行倾斜和扶持。进一步推动“知识普惠”,让短视频内容不仅“有趣”,而且“有用”,让高深的科普知识源源不断地走出实验室、研究院,走进普通大众的视野。

  如“知识一分钟”,将给愿意持续生产泛知识内容的早期创作者开放1分钟权限;开展抖音公开课,精选抖音站内的优质知识短视频,引导贵州贫困地区留守儿童学习知识、拓展视野;推出抖音“青少年模式”,精选教育类、知识类的内容面向青少年用户进行推荐,共同促进青少年健康成长。

  除了抖音,记者发现,百度、美拍、快手等互联网平台也在发力知识短视频。百度在2018年宣布旗下知识短视频平台“秒懂百科”升级为“秒懂视频”,并推出业界首个精品知识类短视频生产组织——爱芝士生产者联盟。美拍与百家MCN机构、3万名泛知识短视频内容创作者达成协作,发布针对“短视频内容创作者”孵化的一揽子计划。

  可以看出,知识短视频发展空间巨大,不禁让人产生疑问,短视频化的知识传播会替代传统的知识传播吗?对此,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院长、教授胡智锋在论坛上表示,传统的知识传播追求体系化、完整化,而短视频是碎片化的传播,不能把知识讲全讲透讲完整。

  “人们不大会愿意去接受一个太过庞杂和丰富饱满的体系,碎片化的知识接受起来更简单。但是,特定语境下的某种碎片化表达,可能会让人对知识的理解有所偏差。”而对于人类知识传播的终极的命运来讲,胡智锋认为碎片化的传播只是一个比较浅表的突破,人类理性的知识建构还是需要一定的理论面去支撑。短视频吸引了人们对知识的兴趣,帮助人们理解,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但是人们仍需要系统性的学习。

最火资讯

首页 | 动态 | 地方 | 经济 | 理财 | 行业 | 人文 | 娱乐 | 科技 | 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0 生活资讯网 www.xwqxyls.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电脑版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