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推荐阅读 wap

生活资讯网_中国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as  xxx  鈹氬〒  自驾游  请输入关键词
首页 动态 地方 经济 理财 行业 人文 娱乐 科技 营销 微商

人文荟萃的景云里

发布时间:2020-10-18 21:54:01 已有: 人阅读

  很多事需要机缘成熟。某一天,夏康达先生发来微信及一短章,说他近期的余暇时间都在阅读有关“且介亭”的材料与构思文章,并准备写一本《“且介亭”往事》,即20世纪二三十年代发生在上海虹口“半租界”的围绕着鲁迅的一批左翼文化人的生活和文学活动的往事。以八十的年纪,而要写一本“闲书”,窃以为,这是一种文化情怀,更是故乡情结在发生作用。作为一个地道的上海人,在天津工作、生活了这么多年,到了晚年,那种乡土情结更重。到不了的远方,回不去的故乡,就像与心爱的人别离且难有相见之日,即使再见,也已物是人非,故而便将这种情绪化成诗,化成词,化成文章。写作,成为对故乡的精神回归。本期推送夏先生新发来的一节,以飨诸君。

  夏康达,1940年生于上海,天津师范大学教授。曾任天津师范大学中文系主任、《天津师范大学学报》主编。曾兼任中国小说学会副会长。1958年开始发表作品,多有著述。

  景云里位于东橫浜路,北面直通宝山路,东临窦乐安路(今多伦路),是一条较短的普通弄堂。弄内左首有三排坐北朝南灰砖墙、朱红窗户的石库门三层楼房。此弄建于1925年,离宝山路商务印书馆、东方图书馆不远,所以不少商务印书馆员工和文化界人士居住于此。

  上海的石库门建筑萌生于19世纪,兴盛于20世纪初,其外部特点是前面有高大的围墙,用石头做门框,乌漆实木的双开大门,所以叫石库门。大门进去有个天井,即北方说的小院。后面就是客厅。再后就是灶披间(厨房),并设一后门。两排房子之间,就是弄堂。后排的前门往往对着前排的后门。二楼前面的正房一般作住房,后面一个小间,也即厨房上面的是亭子间。亭子间顶部还可能有个晒台(平台),供凉晒衣物之用。这是石库门弄堂房子的基本结构,景云里也大体如此。

  叶圣陶于1923年进入商务印书馆,1927年5月入住景云里10号,与住在9号的周建人是紧邻。1927年6月起,叶圣陶为郑振铎代编《小说月报》,他的长篇小说《倪焕之》也是1928年居住景云里时出版的。

  在鲁迅到达上海的前两个月,茅盾入住景云里11号。此前,茅盾受中央委派任《汉口日报》主笔。四·一二事变蒋介石叛变,武汉已不能久留。6月,茅盾把夫人孔德沚送上去上海的轮船后,自己接受任务赶赴南昌。但道路阻塞,无法通行,只能一路辗转,回到上海。到家以后得知已被通缉,便闭门谢客,在家写作,只有几位好友知道实情,而孔德沚则对外放风说已去日本。所以许广平在《景云深处是吾家》中说,“景云里二十三号前门,紧对着矛盾先生的后门,但我们搬进去时,他已经因的压迫到日本去了。留在他家中的,还有他的母亲和夫人及子女,好在叶绍钧先生住在近边可以照应。”这里插一句,那时鲁迅家的前门,正对紧挨着的周建人、叶圣陶、茅盾家的后面,近在咫尺!

  鲁迅与茅盾曾有一面之缘。1923年鲁迅自北京去厦门,在上海转车期间,8月30日晚,郑振铎在“消闲别墅”请鲁迅吃饭,茅盾是陪客之一。此事,鲁迅日记中有具体记载。但迁入到景云里后,虽然隔弄相望,鲁迅日记却无与茅盾见面的记载。难道真如许广平的回忆所说,茅盾已经去日本了?

  茅盾1976的一篇回忆文章中曾提到,在景云里时,“鲁迅曾来我家看过我一次”。1996年出版的《茅盾自传》中,有较详细的叙述:那天是周建人陪鲁迅来看茅盾,茅盾首先“表示歉意,因为通缉令在身,虽知他已来上海,而且同住在景云里,却未能前去拜会。鲁迅笑道,所以我和三弟到府上来,免得走漏风声。”茅盾接着谈了在武汉的经历以及大的失败,鲁迅则谈了半年来广州的见闻,还说看来是处于低潮了,对当时流行的仍在不断高涨的论调表示不理解。他们还谈到今后的打算,鲁迅说要在上海定居下来,不打算再教书了。茅盾说正在考虑第二篇小说(《幻灭》刚发表),是正面反映大的。今后也许要长期蛰居地下,靠卖文维持生活了。景云里这次连许广平都不知道的秘不告人的会见,是鲁迅与茅盾的第二次见面,却是第一次深谈,两位文学巨匠的友谊从此正式开始。

  茅盾在景云里蛰居十个月,完成了《蚀》(《幻灭》《动摇》《追求》)三部曲,从此蜚声文坛。而对茅盾来说,景云里还有另一纪念意义。《幻灭》写到一半时,茅盾随手在书名下面署了个“矛盾”的笔名,准备让隔壁的小说家叶圣陶看一下。为什么取了这个的笔名,与茅盾当时的思想状态有关,尤其大失败的经历,看到了社会现实和人们思想的诸多矛盾,于是用了这个笔名,有兴趣的朋友可参阅茅盾1957年写的《蚀》新版“后记”。

  茅盾夫人将《幻灭》的部分稿子送给叶圣陶看,第二天,叶圣陶就到茅盾家里来,兴奋地对茅盾说,作品写得好,准备登在这个月的《小说月报》上,马上就发稿。九月登一半,十月登一半。叶圣陶又说,用‘矛盾’二字作笔名,人家一看就知道是个假名,不如在‘矛’字上加个草头,这样,姓茅的人很多,人家就不会引起注意,而且口音上依然是‘矛盾’,不失原来的本意,不知以为如何?茅盾欣然同意。于是,这个诞生于景云里的笔名,与作家的本名并驾齐驱,名垂史册,成为享誉中国乃至世界文坛的一个辉煌名字!

  与景云里关系密切的,还有陈望道。1920年翻译了《党宣言》,他就寄赠鲁迅,后又约请鲁迅为《新青年》写小说,这就是《风波》。鲁迅到上海时,陈望道在复旦大学附属实验中学任行政委员会代理主任,便请鲁迅于1928年5月15日给复旦大学和附属实验中学的师生作讲演。1928年9月,陈望道任经理的大江书铺开业,设址景云里4号,与鲁迅更近了。大江书店拟编集一套文艺理论丛书,陈望道便约请鲁迅翻译了卢那察尔斯基的美学论著《艺术论》。后来,鲁迅与大江书铺还有很多合作。

  茅盾写完《追求》后,听从陈望道的劝告,于1928年7月离沪赴日。后来冯雪峰入住11号。鲁迅于1928年9月搬到18号,原来居住的23号由柔石租住。景云里真是人文荟萃!

  景云里是占地不到三亩,只有30个门牌号的小弄堂,却被誉为历史文化名里,是多伦路文化街的核心,是上海文学历史地理不朽的人文地标!

最火资讯

首页 | 动态 | 地方 | 经济 | 理财 | 行业 | 人文 | 娱乐 | 科技 | 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2 生活资讯网 www.xwqxyls.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

电脑版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