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推荐阅读 wap

生活资讯网_中国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as  xxx  鈹氬〒  自驾游  请输入关键词
首页 动态 地方 经济 理财 行业 人文 娱乐 科技 营销 微商

【中国西部散文学会】雨 君|大雁落脚的地方

发布时间:2020-02-14 10:16:32 已有: 人阅读

  到达西流已是上午10点多。冬天的阳光再怎么亮堂,空气也还是十分干冷干冷的。文化室的台阶上围了一圈老汉们在看打牌和下棋。我的手带着手帽还得揣进兜里,老汉们却不嫌冷。对面的空场地上,穿红毛衣黑裤子的女人们在跳舞,音响里传出的动感节奏回荡在村的上空,凭添了一些韵味。广场健身舞这会儿正时兴呢,城里好些地方都有人自发组织,早晚出来跳舞。我想跳却没学会,怎么村上的女人们都比我先进了。

  跟着村干部进了大队院,一抬眼看到一座山。姜老师说那就是柏垴山。在清辉的笼罩下,苍峰半雾半开,松柏郁郁葱葱高低掩映,隐约可见一座寺庙。遂想起辛安泉原起寺佛殿前那副楹联。眼前虽不是塔影亦是峰,却也是“雾迷山影烟迷寺”呢,至于“暮听钟声夜听潮”的情况,想来应是有的。曾经听姜老师说西流的河床原来很宽,水很汪。那么,原来的浊漳河焉能没有潮声。这里离山这么近,但每次来总是有事要办,顾不上登登传说中的柏垴山,亲眼看看“宝盆化柏”中的蟒龙翠柏。那被聚宝盆幻化而来的漫山遍野的的松柏们已是上千年的寿星,我真急于看看它们葱笼仪表了。

  大家在村委会办公室谈论文化事宜,我则心飞似箭。来潞城久矣,早听说我们吃的是西流水。“城有水则秀,居有水则灵”,可见水是一种受宠的灵秀之气。那么,大凡沾染了水的物什一定也被灵秀了。想来西流村也定是灵秀地界了。

  迫不及待地来到西流的河床上。之前匆忙在冬日来过这里。青山绿水以前见过,记得那年春天来时,和一帮文友漫步走在青石铺就的林荫小道,放眼眺望,远处的杨柳、河滩、青山以及林荫处的凉亭长廊,仿佛一幅水墨画,让人觉得似乎来到了江南。那景致让我好想穿一袭古装或者旗袍,擎一把油纸伞,漫步细雨中,浪漫而诗情。 再有一位潇洒俊俏的才子相陪,既解相思又陶然......

  那时候 小道两边尽是绿树花海。有修剪齐整的桃树,夭夭桃色,灼灼其华,用山西老家话来说,简直红个艳艳。花的魅力加上文人墨客的炽热情怀,不是一句“人面桃花相映红”所描。再有白得潇洒,紫的朦胧的丁香,淡淡幽雅,非桂非兰的香气直透鼻端,让人轻灵了许多,不似没睡午觉那般混浊笨拙。只是赏过多年丁香,却一直不解,何以古人发明了丁香结的说法。遂捧起丁香细看,但见,小小花苞圆圆、鼓鼓的,恰如衣襟上的盘扣,难怪古人词云:芭蕉不展丁香结、丁香空结雨中愁。其实,每个人一辈子都有许多不顺心的事,一件完了一件又来。结虽纠结,但若解的潇洒,也是一种洒脱和坦荡。

  还有玉兰花,白的黄的紫的,大而艳丽,溢发幽香,像极莲花。在一片绿意盎然中,高高树枝上一大朵一大朵的花瓣,迎风摇曳,神采奕奕,宛若天女散花。令人感受到一种一往无前的决绝、抑或孤勇优雅而款款大方的气质。还有农家区庭院兀然发现旁植的竹子梧桐,甚是惊讶。一直以为竹子和梧桐只在南方生长,且在古诗中竹子梧桐有象征高洁美好品格之意,《晋书·苻坚载记》载:坚以凤凰非梧桐不栖,非竹实不食,乃植桐竹数十万株于阿房城以待之。此地竹子梧桐虽然种植稀少,但是,能够活下来,也是个奇迹。想来此地应是个风水宝地。

  而眼前的物象也不完全是冬的迹象,完全一副空旷和安宁,甚至祥和的样子。有冬眠了的世界,然西流水并没有上冻,依然汩汩地流在圆滑的石头间,间或有一小丛一小丛的绿草,让人觉得稀罕。村干部说泉是温泉,水是活水。河上有零星洁白的冰碴,水自清则无鱼,恐怕这里的鱼躲的不仅仅是寒冷,也是因了水太清的缘故罢。这里的冬日竟是另外一种境况,没有大面积绿色点染、没有淤泥沉淀,自由的水,欢快着,干净的石头,悬浮的冰。也没有风,没有车马喧哗,玉米地里横躺着枯竭了的玉茭圪栏,小麦们悄咪咪露出嫩尖。突然有一行大雁“扑棱棱”飞起,打破了沉寂。人字形队伍只排了一小会又落在冰床上。知道大雁没有脚,不能在树上栖息,只在沙滩上落脚。忽想起苏轼那首《卜算子·缺月挂疏桐》来,他说了大雁“拣尽寒枝不肯栖”,有人说这是病句。东坡是何许人,怎会不清楚大雁不落在树上,只在田野苇丛间栖息的常识呢。

  老苏在什么背景下写的这首词,为什么说鸿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着实给后人出了一道大难题。眼前的大雁也许要飞往南方,路经此处想必是栖息觅食。冬日的芦苇塘、草木都已经荒芜,不过还有地里新出的麦苗,以及意外生存的水草。绿油油的新麦,湿滢滢的地皮,应该浇过不久。不远处的小房子里有抽水泵。我似乎理解了大雁既不能在寒枝上休息,又不肯落在冰冷的沙洲上的心情了。

  回头看见姜老师指着两岸的山崖,比划着西流曾经多宽多宽。我用目光来回丈量,怪不得潞城有“潞水”之称,原来这里曾经汪洋一片!我仿佛看到了一幅美丽的山水色彩画。风和日暖,清澈娟娟,波掀浪涌,千帆竞渡,绰影群舞。何等飘逸壮美!沧海桑田、桑田沧海,几千年,几亿年,直至凸显出脚下这块坚实的土地。

  听说脚下的田埂都是后来人工淤结而成的。两岸峭壁上布满昔日被水冲洗掉棱棱角角至而光滑圆融或的痕迹。昔日的西流历经辉煌,眼前的西流也还是“两岸青山相对出”,威武未减。而山依旧明,水照样秀。我想,我见证了这里的冬天和春天,倘若夏天到了,必定是芦苇青青,水稻飘香,鱼跃鸭游的一番悠然自得的天地。

  那么,水养土,土养人;那么凭借天地酬和,西流就还是一块无可比拟的福址,家有梧桐树,自有凤凰来,想必大雁们徘徊不止,归去来兮,也是舍不下脚下这块风水宝地罢!

  孙粉鲜,笔名,雨君。山西原平人,现居潞城。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协会会员,山西作家协会会员,山西杏花女子诗社常务理事,山西潞城作家协会,百草诗社社长。散文诗词散见于省内外报刊杂志,获过多种奖项。有作品被录入《海外文摘》、《中国散文家》、《散文选刊》、《五台山》、《山西文学散文年选》、《齐鲁文学精品选》。

首页 | 动态 | 地方 | 经济 | 理财 | 行业 | 人文 | 娱乐 | 科技 | 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2 生活资讯网 www.xwqxyls.com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

电脑版 | wap